瀏覽人數
奧修語錄
個案分享
蘇菲營分享
訪談紀錄
活動相簿
團體分享
友站連結
奧修談身體工作
  
 

  是否能夠請你談論按摩的藝術?

  你可以開始學習按摩,但是你永遠無法結束它,它會一直繼續下去,那個經驗會變得越來越深,越來越高。按摩是最微妙的藝術之一,它並非只是技術的問題,它更是愛的問題。

  你可以學習那個技術,但是之後要忘掉它,然後只是去感覺,順著你的感覺去移動。當你學得很深,有百分之九十的工作是由愛來做的,只有百分之十是由技術來做的。只是藉著那個碰觸,那個愛的碰觸,身體堶悸漪Y些東西就會放鬆下來。

  如果你對對方有愛和慈悲,而且能夠去感覺他最終的價值,如果你不把他看成是一個必須被導正的運作機構,而是一股具有非常高價值的能量,如果你很感激說他信任你而願意讓你來玩他的能量,那麼漸漸地,你將會覺得好像你在把玩鋼琴,整個身體都變成琴鍵,你可以感覺到有一種和諧在身體的內部被創造出來。不只是對方會得到幫助,你本身也會得到幫助。

  按摩在世界上有其存在的需要,因為愛已經消失了。從前有愛人的觸摸就夠了。母親觸摸小孩,玩他的身體,那就是按摩。先生玩他女人的身體,那就是按摩,那就夠了,很夠了。那是一種很深的放鬆,同時也是愛的一部份,但是那樣的事已經從世界上消失了。漸漸地,我們已經忘掉要觸摸哪裡,要如何去觸摸,以及要觸摸多深。事實上,觸摸是最被遺忘的語言之一,我們在觸摸方面變得很笨拙,因為那個名詞被所謂的宗教人士所腐化了,他們在它上面加進了性的色彩。那個名詞已經變成帶有性的味道,因此人們變得害怕。每一個人都有防備,不要被觸摸,除非他允許。目前在西方,他們發展到另外一個極端。觸摸和按摩已經變成性的,如此一來,按摩只是一種掩護,其真正的目的是性。然而,事實上,觸摸和按摩都不是性的,它們是愛的功能。當愛從它的高處掉下來,它就變成性,然後它就變得很醜。

  所以,要帶著祈禱的心境。當你去觸摸一個人的身體時要帶著祈禱的心境,就好像神本身在那堙A而你在服侍它。用所有的能量來流動。每當你看到能量在流動,而能量創造出一個新的和諧的形式,你就會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喜悅,你將會進入很深的靜心。

  當你在按摩的時候,要專注於按摩,不要想其它的事情,因為那些是分心。要把你的能量放在你的手和手指頭上面,就好像你的整個人、整個靈魂都在那堙A不要讓它成為只是身體的碰觸,你的整個靈魂要進入對方的身體,穿透它,使對方的各個部份都放鬆下來,連深處的部份也放鬆下來,使它成為一種遊戲,不要把它當成一種工作,使它成為一種樂趣,笑,同時也讓對方笑。

  按摩是跟別人身體的能量達到一種和諧的關係,感覺對方的身體在哪裡有缺失,感覺對方身體的哪一部份不完整,而使它變完整……幫助身體的能量,使它不再是片片斷斷的,不再是互相矛盾的。當身體的能量變得比較調順而變成一個管弦樂隊,你就成功了。

  所以,對人的身體要帶著一顆非常崇敬的心,它是神所居住的地方,它是神的廟,所以要帶著很深的崇敬和祈禱去學習你的藝術,它是你所學習的最偉大的事情之一。

  ~奧修

——奧修--

 

 

 

∼若你一直對父親生氣,你無法從中成長

跟你的父親衝突是非常危險的,你必須要去和解,
因為你的一半是屬於他,除非你與你的父親和解,
不然你永遠沒有辦法跟你自己「和解」。

跟你父親和解對你的成長是必須的。

你的臉注定要反映出你父親的臉,你是由他而來的,
這很自然,本來就應該這樣。
並且當你越老的時候,
你的臉會越來越像你父親的臉,

一個人必須去和自己
父親和解,
若你不喜歡,這才是問題所在。
這意味著你無法喜歡你自己。
這是你的臉,當然也是你父親的臉,
你祖父的臉,你曾祖父的臉,
它是在你身上所有歷史的臉。

你不是單獨一個人,
你是這偉大鏈結的一部份,
與其相繫在一起。
如果你父親不在的話,你也不會在這裡,
你會在這裡是因為他,這是無法否認的。

所有的否認都是危險的,
因為當你年紀越長時,
你的臉也會越來越反映他的臉。
這對你來說照鏡子也會變得困難。
但是即便你不去照鏡子,這也沒有差別,
你會在許多地方看到,在你的手、在你的身體、
在你的一舉一動、在你的言談、在你的語調、在你的聲音裡。

你父親會在每一個地方,因為你來自部分的他。
所以所有的傳統都認為,個人應該要找到和解,
不然絕對沒有辦法跟自己和解。

若你不喜歡,但是那個不喜歡要能夠被放掉。
做這件事,在剛開始時會比較困難,
但是你必須要度過這個痛苦。
每天晚上把它當作是重要的事,
至少持續二十分鐘,對著鏡子去觀照冥想你父親的臉。

幫助它讓這可以進行,
並且要去看著你自己的臉跟你父親的臉相像之處,
在鏡子裡創造所有的想像。
無論你有多麼想要退縮,多麼不想看,
想要閉上眼睛,進入這個靜心,什麼都不要做。
每天晚上花二十分鐘做這個靜心,不要逃避。

如果你能夠做這個靜心,在三個月內許多事情會發生。
首先你的臉會像你父親的臉,
然後突然間你會發現你父親的臉已經消失,
出現的是其他人的臉,也許是你曾祖父的臉。
因為這張臉也在那裡,有許多的臉在這張臉的背後。
你背負這鏈結的所有歷史,所有的一切,
在你的眼中,在你的色彩裡,在你的臉上,
在你的頭髮,在每一件事裡。

你並不是單獨一個人在這裡,絕對沒有辦法,
唯一的方式是跟你自己的鏈結聯繫起來。

你身體的每個細胞都繼承了這一切長久的傳統。
所以只要觀照,有一天你會發現
即便是父親的臉都已經消失,變成是別人的臉。
如果你認識你的祖父,也許你會在臉上認出他來;
如果你不認識的話,你會看見不認識的臉。
如果你知道這是你的祖父,
那麼有一天你祖父的臉也會消失,變成其他的臉
當你能夠深入到這些臉裡,
那麼有一天突然間你會發現所有的臉都已經消失,
鏡子已經變空,而你正在看。

這可能發生在從三個星期到三個月間的任何一天,
它就是發生了。如果你持續做的話,它注定會發生。
在所有臉都消失的那一天,
你的問題也會消失,之後就沒有必要再做它。
當所有的臉都消失時,你已經來到你自己的存在,
而在那裡沒有任何臉孔,或是把它叫做是屬於你自己的臉,
禪宗的人把它叫做原本的臉(original face),
Baul神秘教派稱它是核心的人(the essential man),
但是它是沒有形式的。

隱藏在這些臉孔後面的是你的存在,
持續把這些臉剝下來,你剝下一層,另一層就會出現,
而你剝掉這一層,下一層又會出現。

當所有的都不見時,那個片刻就會來到,
只有空在你的手中,這個空會解決每一件事,
然後你會感覺到有許多的愛與慈悲對你父親、對你的祖父、
對那些你不認識但是讓你能夠存在在這裡的人。
你會感覺到極大的慈悲、尊敬、以及愛。
當這來臨時,走向你的父親,你會第一次能夠連結到他。

但是這樣的方式在一開始時會很痛苦,
因為當你開始看你父親的臉時,它會變得如此的真實,
以至於有很多片刻你會忘記到底是你在看鏡子,
還是你父親在看鏡子。誰是真實的,是你還是在鏡子中的影像?

而這會變得這樣痛苦,因為你不喜歡,
我可以了解你不喜歡,
當愛沒有被滿足時,便導致恨。
你曾想要愛他,你愛過他但是卻從未得到回應,
從沒有回到你身上,沒有任何回報,你的愛受到挫折。

這樣的挫折已經變成充滿報復的東西,它已經是報復。
當愛沒有獲得回應時,它會變得酸,變得苦,它會轉變成恨。

但是你的不喜歡只是顯示出你依然愛著你父親,
不然不喜歡就不會在那裡;
你的恨只是顯示出你依舊在等待,
等待有一天他會來
並且用你一直想要他愛你的方式來再次愛你。

但是想想他的問題。他或許從未了解你所想要的,
因為人們有他自己的問題。
他或許從未跟他的父親和解過。

若你一直對父親生氣,你無法從中成長,
並且你認為你父親背叛了你。
當你的父親背叛你,你總是會懷疑愛,
如果有人對你說愛你,你會懷疑,
因為你自己的父親從未愛過你,
你更無法信任神,因為一剛始你父親欺騙了你,
所以如何去相信神,整個存在的父親呢?
你對你父親的概念也會是你對神的概念。

永遠記得無論你不喜歡什麼,去面對它,
無論你想要避免什麼,絕不要避免,
無論你害怕什麼,進入那個恐懼裡。
這是唯一的方式去結束它,
不然它會像是影子一樣跟隨著你。

你的父親現在還活著,所以還有些可能性,
一旦他過世了,即使你跟你自己和解,
你將會哭泣 現在你無法走向父親跟他說:
「父親,我原諒你,你也原諒我。我的要求是不理性的,
我只是個孩子並且我沒有意識到整個世界以及它的複雜。
現在我了解無論你過去做了什麼,那都是你唯一能夠做的,
因為你也被你的父親、你的母親、你的社會所制約。
我們是相反的兩極,之間有無底洞且沒有橋樑。
但是無論你做了什麼,我都感激你。」

這樣與父親和解將會讓你對生命有新的觀點,
你會變得更放鬆,更自由自在,而你生命型態也將改變。
不然的話,你的生命將處在不斷的緊張中。

~奧修

——奧修--

 

 

普那生活空間    高雄市民生一路201號A棟2樓
專線:07-5215593 E-mail : nancy.pune@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