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人數
奧修語錄
個案分享
蘇菲營分享
訪談紀錄
活動相簿
團體分享
友站連結
奧修談身體工作
  
 

英迪拉採訪曼陀羅彩繪者和老師香堤
古往今來,曼陀羅都被證實為它的存在是一個原始意象。它代表了每個不同的自我。這個圓形的圖像表現出了一個人的內在世界,假使神若存在,它就是神賦予每一個人特有的意象。
著名心理學家卡爾.榮格,記憶,夢境和表現
《》什麼是曼陀羅
曼陀羅,起始於西藏,是一門純淨的藝術形式,是沉思和祈禱的一種形式。它像是一種冥想的方法又像是一面可以看清自己的明鏡。它是身體的脈絡像著名心理學家卡爾.榮格構想的那樣,可以讓我們很清楚的認識自己。榮格每天彩繪一點曼陀羅,根據他所畫去分析自己,解釋出現在紙上的種種現象。
《》能否解釋為何這樣比喻?
曼陀羅意指“捕捉事物的本質”,它認為每一樣事物的出現都是空性、空靈。內、外在事物任何時候都分別可見,它們不用同時出現,也可讓我們知道每天所發生在身邊之事,並清楚明白。
有時我們知道真相,有時我們並不知。我們在某些特定時候能覺察自己的內心所想和要,但有時我們說不清也道不明,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它本身就是潛意識的,又或者是內心有所思但我們並不覺得。曼陀羅是一面鏡,它透過形狀和顏色映照出潛意識下的自己。
《》有很多種藝術表現形式,挑中曼陀羅的原因
曼陀羅是我生命一個新的里程碑。內觀禪修很多年後,我開始覺得我需要探索一種新的方法,它應是可以透過所有美的形狀和顏色的立體三維來展現世界。我發現曼陀羅,它架起了冥想和我內心創造力相關聯的橋樑。
《》你說曼陀羅是一個人的脈絡,你是怎樣認為的
曼陀羅是很多圖層堆疊在一起。第一層是方的,代表我們與這個世界的關係。圓形代表我們在世上的偽裝,裡面的許多框架堆疊的是我們的性格。圓中心是我們的本質,組成了解,認知我們自己的重要來源。
有時我們可以很和諧的表達自己存在的現狀,有些時候則需要透過沒有覺知的人格特質來解釋。
當我們在詮釋一幅曼陀羅時,我們可以了知每一個潛意識形態。它囊括了從深層圓中心到同心層,都有不同的表達,最後還包括了對於這個世界。因此我們可以說曼陀羅是代表人類的一個旅程:從自我到世界,再從世界回到自我。
我們說顯著顯現,不是像大海中的小波浪那樣表象的情感、情緒,而是內心最深處核心的情感。透過形狀和顏色所展現出來的東西往往讓我們驚訝不止。
通常來彩繪的人帶著要畫出平滑,柔美和圓滑的幾何線條的心境來畫,結果 卻往往事與願違,呈現出尖銳的形狀時,也讓他們感到訝異。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那就是透過繪畫,讓我們內心最真實情感顯露無遺。尖銳的線條像是一束光或是一把劍,它有著本能的攻擊和保護,這些只有等到整幅畫完成方能看出來。事實上,不是我們誰刻意畫了尖銳的形狀,它的出現是因為當我們沿著圓中心繪畫,慢慢透過我們自己的手不經意顯現出來。
《》你說沿著圓中心移動繪畫,我知道這是一個精細的技術,你能說明一下嗎?
這個技巧就是沿著圓中心來旋轉。首先我們將紙分成四等份,方便我們可以重複畫出相同的圖案。我們借助於鉛筆,直尺,三角尺和圓規來畫,從圓中心向外畫出一些粗線條,透過一些交織的線條就會產生一些形狀,我們保留我們想要的形狀,擦去我們不想要的。
非常有趣的是,每個人都會選擇出不同的形態。我認為我看見太陽,有人卻認為那是月亮。我認為我看見一滴水,有人卻認為那是一團火。找出你想要的形態意味著有些東西已經裝在我們心中,我們已經處在呈現自己的過程中。我們擦去不必要的線條,意味著我們正在磨滅每個人天生具有的多重性格,而選擇一個自己想要的個性特質。我們選擇承擔我們自己所想要的,丟掉不想要的。總之一句話:讓自己適者生存。
曼陀羅雖然也包含有情緒面,但彩繪本身並不會去碰觸它。它只是作為一面情感媒介,透過它我們可以洞察內心,彩繪曼陀羅我們不探尋瞬間情緒激動的究因,它更像是內心系列情感發展的過程。
不是畫家也可在一張白紙上用漸進和平和的心態去畫,我們並不需要用技巧去知道畫什麼和怎樣去調配色彩。數月後,不曾拿起過畫筆的人也會發現自己可以彩繪出一幅美妙的作品。
《》在彩繪前和結束後我們需要挑選顏色嗎?
在彩繪的每一個階段,我們會直觀的去挑選一種你心裡想要的顏色,爾後彩繪同一階段的的每一個形態、形狀我們都用相同的顏色來著色。
彩繪曼陀羅是平和、和諧的,它需要經過精準的,複雜和漫長的過程。直到最後一筆畫完,我們才知道我們畫了什麼。這通常讓人感到驚訝,覺得很奇妙。因此,當你彩繪的時候,拋開一切目的和意義,跟著感覺,因為它就是此時你內心最直覺的表現方式。
《》你認為曼陀羅是冥想,能否詳述
冥想是指此時此刻,不用去顧慮過去和將來。當我在教學時,我的學生花三十分鐘處於冥想的狀態,我不會問他們在做什麼,我只是教他們方法。有些人甚至會帶著憤怒的情緒,雖然什麼事在當下也沒發生,然後慢慢的他們進入冥想的狀態,注意力開始集中。所有的情緒隨著時間,慢慢的消失不見。
對於某些可能會思考,著墨怎麼畫的人,曼陀羅引導他們透過想像,顏色,細節去編排那些發自內心深處可能給他們的震撼的自由潛意識的創造力,而非時尚或傳統考量。
來我工作室學曼陀羅的人通常想學習繪畫,同時也想了解自己。我們不提供冥想的場地,因為彩繪本身就是一個冥想的過程。我總是保持著精力和空間等待它發生。我不會要求他們保持沉默,沉默自然而然會來。每個學員活在當下並努力沉浸於他們自己所做的事。當我主動提問時,他們才會回答我,無關工作和生活,這些早己在彩繪前就了解清楚了。
《》曼陀羅顏色的挑選有什麼特別意義嗎?
沒有什麼能比顏色更好地形容自己,但我們試著不去挑選。我們所用的顏色是在當下自然而然就拿起的顏色,它是我們本質的顯現。舉例來說:我彩繪時,選擇了粉紅色和綠色,覺得它們與我很匹配,因為用它們我沒有不安,並感到很放鬆。如果我用黃色來表達我的新體驗,我變得非常小心,因為黃色讓我感到很不協調,它不是我真心想要的顏色。
在我的一次展覽上,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一位並不認識的婦人對我的作品給予了評論。她站在我黃色的曼陀羅面前,給出了“我是”,並告訴我說當站在遠處,她彷彿看見了一束光,但為了看清整幅畫,她則要靠近。這些給了我啟示,她道出了我內心深處和我重要的東西,以至於我問她:“你是在說我嗎?”
《》毋庸置疑曼陀羅談論的是個人,你會對學生的作品給予解讀嗎?
當然,去解釋顏色是要煉金術的。我需要我的學生和作品呈現在一起同時去覺知。對於顏色的解讀有很多學派,“阿瑪斯”和“費瑟”則是重要的參考,但我不確定他們是否囊括了所有的顏色。我需要一個更寬廣範圍的參照那裡應該囊括了所有彩虹的顏色。這也就是我為什麼比較喜歡Aura-soma靈性油繪的原因,因為它包括了很多種顏色,根據顏色的不用則有不同的解讀。
簡單來說,比如粉紅色,可以認為是愛,也可以是弱點。但全面去剖析粉紅,可以是易受傷,有能力給和愛別人,但是也可以是痛苦,害怕。黃色表示歡樂也代表濫用權力。黑色代表和平和死亡。每一種顏色根據不同的人的挑選都有不同的意義。
在我解讀顏色的時候,顏色所使用的方法我也會列入考量,比如:亮度,密度以及筆法。每一方面都可以來解讀一個人,甚至他們彩繪曼陀羅遇到問題所處理的態度也可了解每個不同的人處世的方法。有些人遇到了問題,認知並靠自己解決它;有些則需要我的幫助方能完成;有些人畫的很快,最後全功盡棄,折返重來;有些人則處在混亂狀態下卻可以很好的完成;也有一些儘管畫的精緻但卻沒有創造力。
我也想順便提及在工作室有時我們自己也可解讀自己的曼陀羅,每一個學員出示他們自己的作品並講出創造它的緣由。學生透過合作描繪出他們的觀察,我則對他們的結果給予解讀。當然它只是我單純的解讀,有些並不是事實,但這是一個機會來證明我的解讀的準確性的一個好方法,透過其他人的洞察在此基礎上我給予解讀。最後由學生根據個人經驗來判定哪些是真的,哪些不是。
《》有沒有什麼其它想說明
只有一件事:曼陀羅意味著冥想、創造力、覺知。

——Shanti--

 

 

 

新聞-資訊
2013/06/10
能量平衡(Rebalancing)- 蛻去舊有的習性並找到你的中心
在忙亂的每日生活中,有許多人會將自己放在次要的位置。他們覺得凡事倉促、不輕鬆、背痛或有其他的不適症狀。而”能量平衡”則是一個可讓自己回到平衡的方法。
此種身體工作的手法,是在靈性大師奧修(Osho)於70年代所創建出的社區中產生,它結合了羅夫按摩(Rolfing)、費登奎斯(Feldenkrais)與亞歷山大療法(Alexander)。它的作用非常成功,而現在就要請尼騰(Manfred Neeten Hendrich)來為我們解釋這種療法為什麼會那麼有效。尼騰是一位在各地方有25年經驗的身體工作者,其中包括他目前所工作的、位於波羅的海邊的Biohotel Gutshaus Stellshagen療癒中心。同時,他也是一名受過能量平衡有18年時間的治療師。

編輯:能量平衡與傳統按摩的差別在哪裡?
尼騰:我們所針對處理的並非只是症狀,而是個人的整體。我們將症狀視為能夠幫助我們變得健康的朋友,於是我們的手法會因為不同人而有所變化。除了深層的組織工作與關節釋放,根據需要,我們還會添加其它元素,如姿勢訓練、呼吸工作或者靜心方法。

編輯:能量平衡的效果快速嗎?
尼騰:是的,因為結締組織是很有彈性的。不舒適的情況有時候會在一次個案後就消失。

編輯:那麼你為什麼會建議要進行超過一次以上的個案呢?
尼騰:是這樣的,因為身體會儲存姿勢上與動作上的錯誤,所以人會再度回復到他們舊有的動作模式,而又失衡。當你能學會放下你的舊習,那麼那些不舒適就沒有必要再回來,你就能重新感到動作上的輕鬆。

編輯:身體到底儲存了什麼?
尼騰:所有身體的經歷、以及它所執著的情緒,例如因為開刀或者受傷所造成的創痛。透過身體的接觸與發展出健康的覺察力,我們就能夠讓這些負面事件過去,重新經驗自己。

編輯:個案會對日常生活帶來什麼影響嗎?
尼騰:當你能找到身體的中心,你也就會獲得一種心靈上的平衡。呼吸更沉著、姿勢和動作上也會有更多觀照。我們也會給案主一些回家可以做的小練習;像是"每次你開門前都先深呼吸"或者"在睡覺前把手放在腹部"。這些練習可以搭配每個人所熱愛的運動或者其它活動一起進行,做瑜珈、跑拉松或者在花園做園藝都可以,重點是要覺得好玩才能夠帶來改變。

編輯:你是怎麼開始接觸能量平衡的?
尼騰:當時我已經有了若干的身體工作經驗,正在找尋一個新方向。在我接受一次能量平衡的個案之後,我便立刻開始了訓練課程。那是種直覺上的決定。那時我並不知道能量平衡會在我生命中有如此重要的位置。

編輯:對你個人來說,為什麼能量平衡這麼重要?
尼騰:這個工作非常踏實。使我總是能夠深植在自己身體的中心。給個案對我來說是種靜心。同時我也非常享受看到人的變化。

編輯:他們有什麼改變嗎?
尼騰:在台灣的訓練課程中,有一位我認識12年從事電影事業的學員,他總是在極度疲累的情況,重複性的來找我。每次個案後他看起來都很清新,但一星期的工作後,他又再度精疲力竭。於是他開始自己學習能量平衡,並在之後於醫院給予免費個案。現在,他能夠來到他的中心,健康而滿足。他停止了壞習慣,結婚了並育有兩個孩子。我經常都能親眼看見這類驚人的經歷。

接下來是一些與訓練課程有關的問題。

編輯:這個訓練課程適合的對象有哪些?
尼騰:它適合所有醫護人員、身體治療者、整骨師和其他專業療癒者,以及所有直覺上有靈感想學習的人。像我們現在正在進行的訓練課程中就有一位學員是木匠。

編輯:能量平衡治療師需要什麼樣的技能?
尼騰:最重要的工具,就是自己身體的臨在感。我們需要開啟對於自己情緒的瞭解,並藉由動態或靜態的觀照法來釋放情緒。我們需要有傾聽、並與自己連結的能力,以及很明顯地,對於身體上的接觸沒有恐懼。



——記者--

 

 

 

我的旅程 (和Kosha的訪談)

——訪談紀錄--

 

 

普那生活空間    高雄市民生一路201號A棟2樓
專線:07-5215593 E-mail : nancy.pune@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