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人數
奧修語錄
個案分享
蘇菲營分享
訪談紀錄
活動相簿
團體分享
友站連結
奧修談身體工作
  
 

英迪拉採訪曼陀羅彩繪者和老師香堤
古往今來,曼陀羅都被證實為它的存在是一個原始意象。它代表了每個不同的自我。這個圓形的圖像表現出了一個人的內在世界,假使神若存在,它就是神賦予每一個人特有的意象。
著名心理學家卡爾.榮格,記憶,夢境和表現
《》什麼是曼陀羅
曼陀羅,起始於西藏,是一門純淨的藝術形式,是沉思和祈禱的一種形式。它像是一種冥想的方法又像是一面可以看清自己的明鏡。它是身體的脈絡像著名心理學家卡爾.榮格構想的那樣,可以讓我們很清楚的認識自己。榮格每天彩繪一點曼陀羅,根據他所畫去分析自己,解釋出現在紙上的種種現象。
《》能否解釋為何這樣比喻?
曼陀羅意指“捕捉事物的本質”,它認為每一樣事物的出現都是空性、空靈。內、外在事物任何時候都分別可見,它們不用同時出現,也可讓我們知道每天所發生在身邊之事,並清楚明白。
有時我們知道真相,有時我們並不知。我們在某些特定時候能覺察自己的內心所想和要,但有時我們說不清也道不明,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它本身就是潛意識的,又或者是內心有所思但我們並不覺得。曼陀羅是一面鏡,它透過形狀和顏色映照出潛意識下的自己。
《》有很多種藝術表現形式,挑中曼陀羅的原因
曼陀羅是我生命一個新的里程碑。內觀禪修很多年後,我開始覺得我需要探索一種新的方法,它應是可以透過所有美的形狀和顏色的立體三維來展現世界。我發現曼陀羅,它架起了冥想和我內心創造力相關聯的橋樑。
《》你說曼陀羅是一個人的脈絡,你是怎樣認為的
曼陀羅是很多圖層堆疊在一起。第一層是方的,代表我們與這個世界的關係。圓形代表我們在世上的偽裝,裡面的許多框架堆疊的是我們的性格。圓中心是我們的本質,組成了解,認知我們自己的重要來源。
有時我們可以很和諧的表達自己存在的現狀,有些時候則需要透過沒有覺知的人格特質來解釋。
當我們在詮釋一幅曼陀羅時,我們可以了知每一個潛意識形態。它囊括了從深層圓中心到同心層,都有不同的表達,最後還包括了對於這個世界。因此我們可以說曼陀羅是代表人類的一個旅程:從自我到世界,再從世界回到自我。
我們說顯著顯現,不是像大海中的小波浪那樣表象的情感、情緒,而是內心最深處核心的情感。透過形狀和顏色所展現出來的東西往往讓我們驚訝不止。
通常來彩繪的人帶著要畫出平滑,柔美和圓滑的幾何線條的心境來畫,結果 卻往往事與願違,呈現出尖銳的形狀時,也讓他們感到訝異。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那就是透過繪畫,讓我們內心最真實情感顯露無遺。尖銳的線條像是一束光或是一把劍,它有著本能的攻擊和保護,這些只有等到整幅畫完成方能看出來。事實上,不是我們誰刻意畫了尖銳的形狀,它的出現是因為當我們沿著圓中心繪畫,慢慢透過我們自己的手不經意顯現出來。
《》你說沿著圓中心移動繪畫,我知道這是一個精細的技術,你能說明一下嗎?
這個技巧就是沿著圓中心來旋轉。首先我們將紙分成四等份,方便我們可以重複畫出相同的圖案。我們借助於鉛筆,直尺,三角尺和圓規來畫,從圓中心向外畫出一些粗線條,透過一些交織的線條就會產生一些形狀,我們保留我們想要的形狀,擦去我們不想要的。
非常有趣的是,每個人都會選擇出不同的形態。我認為我看見太陽,有人卻認為那是月亮。我認為我看見一滴水,有人卻認為那是一團火。找出你想要的形態意味著有些東西已經裝在我們心中,我們已經處在呈現自己的過程中。我們擦去不必要的線條,意味著我們正在磨滅每個人天生具有的多重性格,而選擇一個自己想要的個性特質。我們選擇承擔我們自己所想要的,丟掉不想要的。總之一句話:讓自己適者生存。
曼陀羅雖然也包含有情緒面,但彩繪本身並不會去碰觸它。它只是作為一面情感媒介,透過它我們可以洞察內心,彩繪曼陀羅我們不探尋瞬間情緒激動的究因,它更像是內心系列情感發展的過程。
不是畫家也可在一張白紙上用漸進和平和的心態去畫,我們並不需要用技巧去知道畫什麼和怎樣去調配色彩。數月後,不曾拿起過畫筆的人也會發現自己可以彩繪出一幅美妙的作品。
《》在彩繪前和結束後我們需要挑選顏色嗎?
在彩繪的每一個階段,我們會直觀的去挑選一種你心裡想要的顏色,爾後彩繪同一階段的的每一個形態、形狀我們都用相同的顏色來著色。
彩繪曼陀羅是平和、和諧的,它需要經過精準的,複雜和漫長的過程。直到最後一筆畫完,我們才知道我們畫了什麼。這通常讓人感到驚訝,覺得很奇妙。因此,當你彩繪的時候,拋開一切目的和意義,跟著感覺,因為它就是此時你內心最直覺的表現方式。
《》你認為曼陀羅是冥想,能否詳述
冥想是指此時此刻,不用去顧慮過去和將來。當我在教學時,我的學生花三十分鐘處於冥想的狀態,我不會問他們在做什麼,我只是教他們方法。有些人甚至會帶著憤怒的情緒,雖然什麼事在當下也沒發生,然後慢慢的他們進入冥想的狀態,注意力開始集中。所有的情緒隨著時間,慢慢的消失不見。
對於某些可能會思考,著墨怎麼畫的人,曼陀羅引導他們透過想像,顏色,細節去編排那些發自內心深處可能給他們的震撼的自由潛意識的創造力,而非時尚或傳統考量。
來我工作室學曼陀羅的人通常想學習繪畫,同時也想了解自己。我們不提供冥想的場地,因為彩繪本身就是一個冥想的過程。我總是保持著精力和空間等待它發生。我不會要求他們保持沉默,沉默自然而然會來。每個學員活在當下並努力沉浸於他們自己所做的事。當我主動提問時,他們才會回答我,無關工作和生活,這些早己在彩繪前就了解清楚了。
《》曼陀羅顏色的挑選有什麼特別意義嗎?
沒有什麼能比顏色更好地形容自己,但我們試著不去挑選。我們所用的顏色是在當下自然而然就拿起的顏色,它是我們本質的顯現。舉例來說:我彩繪時,選擇了粉紅色和綠色,覺得它們與我很匹配,因為用它們我沒有不安,並感到很放鬆。如果我用黃色來表達我的新體驗,我變得非常小心,因為黃色讓我感到很不協調,它不是我真心想要的顏色。
在我的一次展覽上,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一位並不認識的婦人對我的作品給予了評論。她站在我黃色的曼陀羅面前,給出了“我是”,並告訴我說當站在遠處,她彷彿看見了一束光,但為了看清整幅畫,她則要靠近。這些給了我啟示,她道出了我內心深處和我重要的東西,以至於我問她:“你是在說我嗎?”
《》毋庸置疑曼陀羅談論的是個人,你會對學生的作品給予解讀嗎?
當然,去解釋顏色是要煉金術的。我需要我的學生和作品呈現在一起同時去覺知。對於顏色的解讀有很多學派,“阿瑪斯”和“費瑟”則是重要的參考,但我不確定他們是否囊括了所有的顏色。我需要一個更寬廣範圍的參照那裡應該囊括了所有彩虹的顏色。這也就是我為什麼比較喜歡Aura-soma靈性油繪的原因,因為它包括了很多種顏色,根據顏色的不用則有不同的解讀。
簡單來說,比如粉紅色,可以認為是愛,也可以是弱點。但全面去剖析粉紅,可以是易受傷,有能力給和愛別人,但是也可以是痛苦,害怕。黃色表示歡樂也代表濫用權力。黑色代表和平和死亡。每一種顏色根據不同的人的挑選都有不同的意義。
在我解讀顏色的時候,顏色所使用的方法我也會列入考量,比如:亮度,密度以及筆法。每一方面都可以來解讀一個人,甚至他們彩繪曼陀羅遇到問題所處理的態度也可了解每個不同的人處世的方法。有些人遇到了問題,認知並靠自己解決它;有些則需要我的幫助方能完成;有些人畫的很快,最後全功盡棄,折返重來;有些人則處在混亂狀態下卻可以很好的完成;也有一些儘管畫的精緻但卻沒有創造力。
我也想順便提及在工作室有時我們自己也可解讀自己的曼陀羅,每一個學員出示他們自己的作品並講出創造它的緣由。學生透過合作描繪出他們的觀察,我則對他們的結果給予解讀。當然它只是我單純的解讀,有些並不是事實,但這是一個機會來證明我的解讀的準確性的一個好方法,透過其他人的洞察在此基礎上我給予解讀。最後由學生根據個人經驗來判定哪些是真的,哪些不是。
《》有沒有什麼其它想說明
只有一件事:曼陀羅意味著冥想、創造力、覺知。

——Shanti--

 

 

 

「活力靜心之夜」學員上課後的心得分享

經過短短數週的靜心課程,我帶著好奇來,最後也帶了愉快、滿足回家了。

動態式靜心對我的幫助很大,因此過去總是在靜態中與自己相處,保有寧靜與平靜,但透過動態式靜心,如蘇菲呼吸、無念禪、脈輪呼吸,可以更深刻感受身體能量的流動,人是活的、新鮮的、敞開的;動態式靜心後的安靜,帶來更深刻的寧靜,此時觀照身體,就像一杯混濁的水,慢慢沉澱下來後所帶來的清晰!特別是學習用嘴巴呼吸後,身體的流動更清楚了,感覺被充分的淨化,猶如身體洗滌後帶來的身心舒暢,可以一覺好眠,睡得更香更甜。靜心讓我更具體的感受,充分的體驗,當什麼事情也不做的時候——身體上的、心理上的、在任何層面上——當所有的活動都停止,只是存在,就是在,只有去覺悟它、觀照它。對我來說,最大的考驗在於有強大情緒時,仍保持覺悟與觀照。

對我來說,舞蹈靜心與born again,讓我印象深刻,若不是參加靜心團體,我想這輩子我也不會有這樣的經驗,可以盡情開放,盡情玩耍、盡情舞動身體的機會!真的很訝異,原來長大後也能像小孩一樣的瘋、沒有任何的拘束,所以每個人心中都有個天真、單純、自由的小孩,只是被成長過程中的無數要求而框住了,若能突破社會、自我的框架,熱情會被喚起,創造更高的生活品質!

感謝 Nijen 的帶領,與內在的我更靠近,學習從靜心中探索我是誰,感恩!

淑儀 2014/5/5

——淑儀--

 

 

 

  是否能夠請你談論按摩的藝術?

  你可以開始學習按摩,但是你永遠無法結束它,它會一直繼續下去,那個經驗會變得越來越深,越來越高。按摩是最微妙的藝術之一,它並非只是技術的問題,它更是愛的問題。

  你可以學習那個技術,但是之後要忘掉它,然後只是去感覺,順著你的感覺去移動。當你學得很深,有百分之九十的工作是由愛來做的,只有百分之十是由技術來做的。只是藉著那個碰觸,那個愛的碰觸,身體堶悸漪Y些東西就會放鬆下來。

  如果你對對方有愛和慈悲,而且能夠去感覺他最終的價值,如果你不把他看成是一個必須被導正的運作機構,而是一股具有非常高價值的能量,如果你很感激說他信任你而願意讓你來玩他的能量,那麼漸漸地,你將會覺得好像你在把玩鋼琴,整個身體都變成琴鍵,你可以感覺到有一種和諧在身體的內部被創造出來。不只是對方會得到幫助,你本身也會得到幫助。

  按摩在世界上有其存在的需要,因為愛已經消失了。從前有愛人的觸摸就夠了。母親觸摸小孩,玩他的身體,那就是按摩。先生玩他女人的身體,那就是按摩,那就夠了,很夠了。那是一種很深的放鬆,同時也是愛的一部份,但是那樣的事已經從世界上消失了。漸漸地,我們已經忘掉要觸摸哪裡,要如何去觸摸,以及要觸摸多深。事實上,觸摸是最被遺忘的語言之一,我們在觸摸方面變得很笨拙,因為那個名詞被所謂的宗教人士所腐化了,他們在它上面加進了性的色彩。那個名詞已經變成帶有性的味道,因此人們變得害怕。每一個人都有防備,不要被觸摸,除非他允許。目前在西方,他們發展到另外一個極端。觸摸和按摩已經變成性的,如此一來,按摩只是一種掩護,其真正的目的是性。然而,事實上,觸摸和按摩都不是性的,它們是愛的功能。當愛從它的高處掉下來,它就變成性,然後它就變得很醜。

  所以,要帶著祈禱的心境。當你去觸摸一個人的身體時要帶著祈禱的心境,就好像神本身在那堙A而你在服侍它。用所有的能量來流動。每當你看到能量在流動,而能量創造出一個新的和諧的形式,你就會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喜悅,你將會進入很深的靜心。

  當你在按摩的時候,要專注於按摩,不要想其它的事情,因為那些是分心。要把你的能量放在你的手和手指頭上面,就好像你的整個人、整個靈魂都在那堙A不要讓它成為只是身體的碰觸,你的整個靈魂要進入對方的身體,穿透它,使對方的各個部份都放鬆下來,連深處的部份也放鬆下來,使它成為一種遊戲,不要把它當成一種工作,使它成為一種樂趣,笑,同時也讓對方笑。

  按摩是跟別人身體的能量達到一種和諧的關係,感覺對方的身體在哪裡有缺失,感覺對方身體的哪一部份不完整,而使它變完整……幫助身體的能量,使它不再是片片斷斷的,不再是互相矛盾的。當身體的能量變得比較調順而變成一個管弦樂隊,你就成功了。

  所以,對人的身體要帶著一顆非常崇敬的心,它是神所居住的地方,它是神的廟,所以要帶著很深的崇敬和祈禱去學習你的藝術,它是你所學習的最偉大的事情之一。

  ~奧修

——奧修--

 

 

 

∼若你一直對父親生氣,你無法從中成長

跟你的父親衝突是非常危險的,你必須要去和解,
因為你的一半是屬於他,除非你與你的父親和解,
不然你永遠沒有辦法跟你自己「和解」。

跟你父親和解對你的成長是必須的。

你的臉注定要反映出你父親的臉,你是由他而來的,
這很自然,本來就應該這樣。
並且當你越老的時候,
你的臉會越來越像你父親的臉,

一個人必須去和自己
父親和解,
若你不喜歡,這才是問題所在。
這意味著你無法喜歡你自己。
這是你的臉,當然也是你父親的臉,
你祖父的臉,你曾祖父的臉,
它是在你身上所有歷史的臉。

你不是單獨一個人,
你是這偉大鏈結的一部份,
與其相繫在一起。
如果你父親不在的話,你也不會在這裡,
你會在這裡是因為他,這是無法否認的。

所有的否認都是危險的,
因為當你年紀越長時,
你的臉也會越來越反映他的臉。
這對你來說照鏡子也會變得困難。
但是即便你不去照鏡子,這也沒有差別,
你會在許多地方看到,在你的手、在你的身體、
在你的一舉一動、在你的言談、在你的語調、在你的聲音裡。

你父親會在每一個地方,因為你來自部分的他。
所以所有的傳統都認為,個人應該要找到和解,
不然絕對沒有辦法跟自己和解。

若你不喜歡,但是那個不喜歡要能夠被放掉。
做這件事,在剛開始時會比較困難,
但是你必須要度過這個痛苦。
每天晚上把它當作是重要的事,
至少持續二十分鐘,對著鏡子去觀照冥想你父親的臉。

幫助它讓這可以進行,
並且要去看著你自己的臉跟你父親的臉相像之處,
在鏡子裡創造所有的想像。
無論你有多麼想要退縮,多麼不想看,
想要閉上眼睛,進入這個靜心,什麼都不要做。
每天晚上花二十分鐘做這個靜心,不要逃避。

如果你能夠做這個靜心,在三個月內許多事情會發生。
首先你的臉會像你父親的臉,
然後突然間你會發現你父親的臉已經消失,
出現的是其他人的臉,也許是你曾祖父的臉。
因為這張臉也在那裡,有許多的臉在這張臉的背後。
你背負這鏈結的所有歷史,所有的一切,
在你的眼中,在你的色彩裡,在你的臉上,
在你的頭髮,在每一件事裡。

你並不是單獨一個人在這裡,絕對沒有辦法,
唯一的方式是跟你自己的鏈結聯繫起來。

你身體的每個細胞都繼承了這一切長久的傳統。
所以只要觀照,有一天你會發現
即便是父親的臉都已經消失,變成是別人的臉。
如果你認識你的祖父,也許你會在臉上認出他來;
如果你不認識的話,你會看見不認識的臉。
如果你知道這是你的祖父,
那麼有一天你祖父的臉也會消失,變成其他的臉
當你能夠深入到這些臉裡,
那麼有一天突然間你會發現所有的臉都已經消失,
鏡子已經變空,而你正在看。

這可能發生在從三個星期到三個月間的任何一天,
它就是發生了。如果你持續做的話,它注定會發生。
在所有臉都消失的那一天,
你的問題也會消失,之後就沒有必要再做它。
當所有的臉都消失時,你已經來到你自己的存在,
而在那裡沒有任何臉孔,或是把它叫做是屬於你自己的臉,
禪宗的人把它叫做原本的臉(original face),
Baul神秘教派稱它是核心的人(the essential man),
但是它是沒有形式的。

隱藏在這些臉孔後面的是你的存在,
持續把這些臉剝下來,你剝下一層,另一層就會出現,
而你剝掉這一層,下一層又會出現。

當所有的都不見時,那個片刻就會來到,
只有空在你的手中,這個空會解決每一件事,
然後你會感覺到有許多的愛與慈悲對你父親、對你的祖父、
對那些你不認識但是讓你能夠存在在這裡的人。
你會感覺到極大的慈悲、尊敬、以及愛。
當這來臨時,走向你的父親,你會第一次能夠連結到他。

但是這樣的方式在一開始時會很痛苦,
因為當你開始看你父親的臉時,它會變得如此的真實,
以至於有很多片刻你會忘記到底是你在看鏡子,
還是你父親在看鏡子。誰是真實的,是你還是在鏡子中的影像?

而這會變得這樣痛苦,因為你不喜歡,
我可以了解你不喜歡,
當愛沒有被滿足時,便導致恨。
你曾想要愛他,你愛過他但是卻從未得到回應,
從沒有回到你身上,沒有任何回報,你的愛受到挫折。

這樣的挫折已經變成充滿報復的東西,它已經是報復。
當愛沒有獲得回應時,它會變得酸,變得苦,它會轉變成恨。

但是你的不喜歡只是顯示出你依然愛著你父親,
不然不喜歡就不會在那裡;
你的恨只是顯示出你依舊在等待,
等待有一天他會來
並且用你一直想要他愛你的方式來再次愛你。

但是想想他的問題。他或許從未了解你所想要的,
因為人們有他自己的問題。
他或許從未跟他的父親和解過。

若你一直對父親生氣,你無法從中成長,
並且你認為你父親背叛了你。
當你的父親背叛你,你總是會懷疑愛,
如果有人對你說愛你,你會懷疑,
因為你自己的父親從未愛過你,
你更無法信任神,因為一剛始你父親欺騙了你,
所以如何去相信神,整個存在的父親呢?
你對你父親的概念也會是你對神的概念。

永遠記得無論你不喜歡什麼,去面對它,
無論你想要避免什麼,絕不要避免,
無論你害怕什麼,進入那個恐懼裡。
這是唯一的方式去結束它,
不然它會像是影子一樣跟隨著你。

你的父親現在還活著,所以還有些可能性,
一旦他過世了,即使你跟你自己和解,
你將會哭泣 現在你無法走向父親跟他說:
「父親,我原諒你,你也原諒我。我的要求是不理性的,
我只是個孩子並且我沒有意識到整個世界以及它的複雜。
現在我了解無論你過去做了什麼,那都是你唯一能夠做的,
因為你也被你的父親、你的母親、你的社會所制約。
我們是相反的兩極,之間有無底洞且沒有橋樑。
但是無論你做了什麼,我都感激你。」

這樣與父親和解將會讓你對生命有新的觀點,
你會變得更放鬆,更自由自在,而你生命型態也將改變。
不然的話,你的生命將處在不斷的緊張中。

~奧修

——奧修--

 

 

 

新聞-資訊
2013/06/10
能量平衡(Rebalancing)- 蛻去舊有的習性並找到你的中心
在忙亂的每日生活中,有許多人會將自己放在次要的位置。他們覺得凡事倉促、不輕鬆、背痛或有其他的不適症狀。而”能量平衡”則是一個可讓自己回到平衡的方法。
此種身體工作的手法,是在靈性大師奧修(Osho)於70年代所創建出的社區中產生,它結合了羅夫按摩(Rolfing)、費登奎斯(Feldenkrais)與亞歷山大療法(Alexander)。它的作用非常成功,而現在就要請尼騰(Manfred Neeten Hendrich)來為我們解釋這種療法為什麼會那麼有效。尼騰是一位在各地方有25年經驗的身體工作者,其中包括他目前所工作的、位於波羅的海邊的Biohotel Gutshaus Stellshagen療癒中心。同時,他也是一名受過能量平衡有18年時間的治療師。

編輯:能量平衡與傳統按摩的差別在哪裡?
尼騰:我們所針對處理的並非只是症狀,而是個人的整體。我們將症狀視為能夠幫助我們變得健康的朋友,於是我們的手法會因為不同人而有所變化。除了深層的組織工作與關節釋放,根據需要,我們還會添加其它元素,如姿勢訓練、呼吸工作或者靜心方法。

編輯:能量平衡的效果快速嗎?
尼騰:是的,因為結締組織是很有彈性的。不舒適的情況有時候會在一次個案後就消失。

編輯:那麼你為什麼會建議要進行超過一次以上的個案呢?
尼騰:是這樣的,因為身體會儲存姿勢上與動作上的錯誤,所以人會再度回復到他們舊有的動作模式,而又失衡。當你能學會放下你的舊習,那麼那些不舒適就沒有必要再回來,你就能重新感到動作上的輕鬆。

編輯:身體到底儲存了什麼?
尼騰:所有身體的經歷、以及它所執著的情緒,例如因為開刀或者受傷所造成的創痛。透過身體的接觸與發展出健康的覺察力,我們就能夠讓這些負面事件過去,重新經驗自己。

編輯:個案會對日常生活帶來什麼影響嗎?
尼騰:當你能找到身體的中心,你也就會獲得一種心靈上的平衡。呼吸更沉著、姿勢和動作上也會有更多觀照。我們也會給案主一些回家可以做的小練習;像是"每次你開門前都先深呼吸"或者"在睡覺前把手放在腹部"。這些練習可以搭配每個人所熱愛的運動或者其它活動一起進行,做瑜珈、跑拉松或者在花園做園藝都可以,重點是要覺得好玩才能夠帶來改變。

編輯:你是怎麼開始接觸能量平衡的?
尼騰:當時我已經有了若干的身體工作經驗,正在找尋一個新方向。在我接受一次能量平衡的個案之後,我便立刻開始了訓練課程。那是種直覺上的決定。那時我並不知道能量平衡會在我生命中有如此重要的位置。

編輯:對你個人來說,為什麼能量平衡這麼重要?
尼騰:這個工作非常踏實。使我總是能夠深植在自己身體的中心。給個案對我來說是種靜心。同時我也非常享受看到人的變化。

編輯:他們有什麼改變嗎?
尼騰:在台灣的訓練課程中,有一位我認識12年從事電影事業的學員,他總是在極度疲累的情況,重複性的來找我。每次個案後他看起來都很清新,但一星期的工作後,他又再度精疲力竭。於是他開始自己學習能量平衡,並在之後於醫院給予免費個案。現在,他能夠來到他的中心,健康而滿足。他停止了壞習慣,結婚了並育有兩個孩子。我經常都能親眼看見這類驚人的經歷。

接下來是一些與訓練課程有關的問題。

編輯:這個訓練課程適合的對象有哪些?
尼騰:它適合所有醫護人員、身體治療者、整骨師和其他專業療癒者,以及所有直覺上有靈感想學習的人。像我們現在正在進行的訓練課程中就有一位學員是木匠。

編輯:能量平衡治療師需要什麼樣的技能?
尼騰:最重要的工具,就是自己身體的臨在感。我們需要開啟對於自己情緒的瞭解,並藉由動態或靜態的觀照法來釋放情緒。我們需要有傾聽、並與自己連結的能力,以及很明顯地,對於身體上的接觸沒有恐懼。



——記者--

 

 

 

存在的安排總是非常奇妙,住在這棟大樓已經十幾年了,接觸奧修是在台北讀書的時候,而開始真正做動態靜心則是在我家隔壁的高雄奧修静心大本營!非常感謝Nancy如此無私地經營這個中心,也感激Nancy的熱情,不斷地讓我有許多機緣接觸奧修的資深門徒,體驗靜心純淨的品質。

  前年第一次有機會接觸較豐富的動態靜心是在Nijen帶領的團體中,每個禮拜固定有一個晚上我可以持續不斷地經驗不同的動態靜心,我覺得動態靜心帶給我很大的幫助。我是一個非常容易受情緒影響的人,也因為情緒的干擾,帶給我生活上非常多的不便,甚至會有點情緒化。透過動態靜心的宣洩過程,持續地把內在的垃圾丟出來,讓我開始漸漸體會到靜心的滋味。對以前的我而言,靜心和靜坐是一樣的,但我很清楚,靜坐卻不代表靜心,雖然表面上可以如如不動,但內在卻是翻雲覆雨、暗濤洶湧,完全沒有寧靜的感覺。做過一段時間的動態靜心之後,再重新看奧修所傳遞的訊息,居然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如果沒有先將腦袋裡面的垃圾都丟掉,要深入靜心真的非常困難。

回想過去的生命歷程,剛開始從頭腦開始下手,奧修的書深深地吸引我,等我幾乎把所有的書籍都讀遍了才發現,真理並不是頭腦的東西,而是需要用生命去經驗的!雖然接觸靜坐好幾年了,但一直都沒有辦法體會到箇中奧妙,自己也一直不清楚問題所在。直到透過動態靜心的宣洩,才真正體會到什麼叫做「靜」。,那份寧靜的品質是自然而然的,而且一直都在那邊等著我們,只因為平常累積的垃圾太多了,導致我們無法回歸自己的中心。

  奧修所發明的上百種靜心方法,無非是要引導我們體會到那個無法以言語表達的「在」。我們無法期待神性的風什麼時候會吹進來,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打開窗戶,這也是奧修一直不斷地用來提醒我們的故事。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方式深入地走下去是很重要的,我是一個不容易靜下心來的人,因此動態靜心幫助我節省很多摸索的時間:例如生氣靜心和亂語靜心,幫助我卸下早已經被我習慣性壓抑的憤怒、舞蹈靜心釋放長久以來被緊鎖在身體裡面莫名的壓力。卸下經年累月的重擔之後再開始靜坐,才讓我真正體會到寧靜的芬芳,也才漸漸了解奧修設計動態靜心的用意,動態靜心就是專門為現代人所設計的,先把垃圾清乾淨,再進入靜心的世界會比較容易。佛陀說:奇哉!奇哉!大地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佛性是本具的,只因那份妄想執著讓我們忘記了那份純粹的寧靜和自在;天空一直都在,只因烏雲的來來去去,讓我們看不見原本的清澈。

  將近十年來的跌跌撞撞,讓我明白生命可以是喜悅的,很喜歡奧修所說的:「我對你們的講話並不是要給你們某種特別的哲學或信念,任何規範或神學,或任何宗教。我對你們的講話只是一種「可以經驗我的存在的設計」、經驗我的寧靜。在沒有覺知的片刻也許你可以沒有恐懼的靠我的心更近。

  這是靜心的設計。

  我對於各種的教條都沒有興趣,它們已經殘害人類夠久了。我的興趣在於一種充滿愛的人類,一種充滿安靜的人性芬芳,慶祝生命和存在的巨大禮物。」

建達

.

——李建達--

 

 

 



新增網頁1
曼陀羅花園
Shanti 曼陀羅網站
Bhakta 和 Amana (共依存)
Navanita
李孟浩的心理占星塔羅與花精
Neeten(能量平衡按摩)
Puja 老師

——nancy--

 

 

 

很高興能叫kosha阿嬤,很親切也很喜歡這個稱呼,每次上課收穫總是滿滿,當nancy說要打心得時,當下實在不知道要打什麼,因為每次的收穫都是在日常生活中,一點一滴的實現,即使同樣的課程,阿嬤給的東西也都不一樣,會給出適合這個團體的學習,不論多少都是存在的安排,上阿嬤的課心是很自由的,每當自已在位置上想:可不可以這樣坐時,幾次阿嬤都會連結到馬上說:我從來都不會說不可以,這是親身的經驗,但有同學以自已的無意識或隨便的態度加入能量治療的練習時,是會被強烈的制止阿嬤會變得很不一樣,因為能量不能拿來濫用,阿嬤常提到現在跟亞特蘭提斯有相同處,都是科技發達的時代,偶爾阿嬤課程中會提到過去世的經驗,但這是可遇不可求的,因為上阿嬤的課你永遠不知道她今天會上什麼,阿嬤總是在課前會點蠟燭把今天奉獻出去,使自已全然的成為宇宙的管道,在我的心裡上阿嬤的課很輕鬆,因為頭腦會休息,前幾次都上到睡著,但很享受,經驗過的人一定都知道(很多人都在阿嬤的課睡著了),那個睡跟我們一般在家裡的睡是截然不同的,是靈魂很深的充電,充電後整個人是在發光的,上過4次阿嬤的課後,我已經能清醒的上課跟點化,我一步一步的看見自已的改變,對於上課我也不強求,當感覺對了再去上。

清醒是我最近的意識狀態,也覺得自已不能再向以前一樣,總是把淨化自已的責任丟給阿嬤(以前的信念是:覺得上課睡著也沒關係,是深層的淨化),要負起自已的責任,覺醒了就要清醒的學習,然後奉獻自已(這是我個人的信念)。
阿嬤的能力之於我,就像宇宙一樣浩瀚,常在課程中有神奇的體驗,這次課程開始,我有刻意躲在他人背後,一會魔法阿嬤感應到,對著我說:她看不到我,當她說完這句話,我的臉馬上熱了起來,某種能量的轉變,我整個狀態立刻ok很到位,上阿嬤的課越徜開收穫就會越大,尤其是對意識的自由,因為上阿嬤的課也2年多了,每次都會因阿嬤有能量的話語,每次接收到一、兩句,漸漸的打開我被自已、原生家庭及社會價值觀所禁錮的意識,一次又一次越來越自由,剛開始上阿嬤的課,人都爆滿,有時連走道都不順,存在也一次次以我們所無法預測的方式篩選出能對準阿嬤能量,達到最大獲益的人(這是我個人的感覺),這次的人比第一次上天使靈氣三、四階人數少超過一半,上起來很舒服,品質很高,一次沒辦法詳述有興趣的朋友請自行搜尋kosha阿嬤,但要看清楚哦,因為最近有另一位名稱也是kosha的教師,最後我想說:我好愛現在的我自已,並從當下的這個愛延伸到過去及未來,藉由此將藉由kosha所學習的獲益,奉獻給需要的人。



——宣彪--

 

 

 

沉睡的嬰孩


  四月踏入新時代,Kosha阿嬤每季都會來台灣開課,待上一個月。遇到Kosha,我才明白,有智慧的人真的不需要任何標籤,不需要任何認證,更不需要符號和資訊,就能讓人打從心底油然地尊重。原來一個人的平靜,清晰,和同理心,不需要表現在語言上,不需要任何動作,僅僅是在她旁邊,就能感覺。她的存在就是一份最美的說明。

  隔了四個月,再度遇見Kosha阿嬤,原本抱持著一種雀躍期待的心情,期待自己的努力被肯定,有點炫耀似地想要向阿嬤展示我的成果而去上課,想不到阿嬤對我開頭的第一句話,依然是「噢,沉睡的嬰孩」。還只是嬰孩而已嗎?我依然在沉睡中嗎?我有點沮喪,而最近感情和親情都面臨某種關卡,我無暇思考更多阿嬤的話。

  在上Kosha阿嬤的課之前,我去了Abahya的團體諮商課程,第二天我沒去。我以事情太多為由,我需要去面對一些現實的狀況,而不是去上課來逃避。聽起來很正當,似乎自己很勇敢地在面對生命,然而在Kosha阿嬤的課上,我才領悟到,原來第二天不去上Abahya的團體,其實是逃跑。我還不想面對自己的問題,雖然那個問題已經困擾我好久好久了,讓我在一段又一段的戀情中迷路,在一次又一次的團體關係中受挫。

  本來去Kosha阿嬤的這堂72大天使,以為是和天使靈氣有關的,以能量為主的課程。結果居然是靈性彩油(Aura Soma),我簡直快暈倒了,因為彩油選瓶之後,阿嬤就開始一個接一個諮商,從第一個開始,我就開始劇烈地心痛,聽到同學說,可能會照順序輪,我的臉就扭曲了。結果似乎心緒被阿嬤看穿了,她開始亂序地點人。但每一個解讀的過程,我依然不停地感覺到自己的心痛。這樣大家輪流被開刀維持一段時間,我才終於放鬆了些,並且開始強烈地期待我能看見我的問題。阿嬤點到我了,她說,我是個沉睡的嬰孩。

  阿嬤不需要符號,阿嬤說話,每字每句都是有力的傳達。當下的我最能接收的傳達。阿嬤輕而易舉的讓我承認我的逃避,我的害怕,在談話的過程中引領我看見我的問題。我不停地哭,我怎麼能承認是我自己在讓我自己受苦呢?我怎麼能承認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虛幻世界呢?我怎麼能承認自己總是不停地在質疑自己,真正砍殺自己的人是我,而不是別人呢?

  而我一直讓自己睡著。這樣我就不用負責了。而我自始至終都非常明白,沒有人在傷害我,是我在傷害我自己。我的腦袋裝了太多的預設,而無法用「心」去傾聽。阿嬤對我說的話,和男人一模一樣,只是是用不同的方式,不同的語言。男人生氣了,不停地罵三字經五字經,而我卻把這一切歸結成情緒。我不知道男人會不會回來,而原來這一切都是提醒。

  「你受苦得夠久了」阿嬤說。我哭到不行,是啊,從很小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我緊張兮兮地,總是不停地關注別人的目光,推敲別人的想法,然後再回來看自己。只是這樣觀點引發的災難在最近多到我快無法承受,我不停地心痛,我的水晶礦石一個比ㄧ個霧。終於來到一個臨界點,我在阿嬤的課上,崩盤了。

  在崩盤之後,上阿嬤的課我始終保持清醒,不管前一天晚上多累。回家靜坐,也不再睡著。我終於要開始睜開眼睛了嗎?「保重」阿嬤在課程結束的時候說。生命的業被鬆動之後開始一關一關地來,我在這個時候的豐收,也代表著下個階段的受苦即將來臨。生命是陰與陽,同時流動的,無法排拒掉任何一邊。我知道,我才剛要開始,進入重重難解的業力洋蔥裡,撥了一層還一層,直到可以看見核心。

——跳跳--

 

 

 




我們在身體裡面所感覺到的緊張是什麼原因?

奧修談身體工作

——奧修--

 

 

 




Navanita舞蹈靜心工作坊

接觸過的療愈方式都屬於靜態的 ,如靈氣,能量平衡,印度草藥, 一直以為要躺著才能放鬆,第一次上Navanita的課才知道在動的狀態下療愈的行為發生了而且比靜態的更強烈一舉手一投足一吸一吐生命變的活生生更新鮮更甜美,全身的細胞都在微笑都在慶祝,現在的人都在找尋方法延長壽命吃或打了一堆動植物在身體,怎不知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生命存在呼吸之間,回歸到最原始最清靜的能量才是健康之道,記住就是那呼吸.

——麗雲--

 

 

 

970831 -天使靈氣 課程照片



——saahabs--

 

 

 

——蘇菲旋轉--

 

 

 

我的旅程 (和Kosha的訪談)

——訪談紀錄--

 

 

 




舞蹈按摩經驗分享-------cherry

頌缽個案分享----------kelly



——Kelly--

 

 

普那生活空間    高雄市民生一路201號A棟2樓
專線:07-5215593 E-mail : nancy.pune@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