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談身體工作

第一個問題:  

  是否能夠請你談論按摩的藝術?

  你可以開始學習按摩,但是你永遠無法結束它,它會一直繼續下去,那個經驗會變得越來越深,越來越高。按摩是最微妙的藝術之一,它並非只是技術的問題,它更是愛的問題。

  你可以學習那個技術,但是之後要忘掉它,然後只是去感覺,順著你的感覺去移動。當你學得很深,有百分之九十的工作是由愛來做的,只有百分之十是由技術來做的。只是藉著那個碰觸,那個愛的碰觸,身體堶悸漪Y些東西就會放鬆下來。

  如果你對對方有愛和慈悲,而且能夠去感覺他最終的價值,如果你不把他看成是一個必須被導正的運作機構,而是一股具有非常高價值的能量,如果你很感激說他信任你而願意讓你來玩他的能量,那麼漸漸地,你將會覺得好像你在把玩鋼琴,整個身體都變成琴鍵,你可以感覺到有一種和諧在身體的內部被創造出來。不只是對方會得到幫助,你本身也會得到幫助。

  按摩在世界上有其存在的需要,因為愛已經消失了。從前有愛人的觸摸就夠了。母親觸摸小孩,玩他的身體,那就是按摩。先生玩他女人的身體,那就是按摩,那就夠了,很夠了。那是一種很深的放鬆,同時也是愛的一部份,但是那樣的事已經從世界上消失了。漸漸地,我們已經忘掉要觸摸哪裡,要如何去觸摸,以及要觸摸多深。事實上,觸摸是最被遺忘的語言之一,我們在觸摸方面變得很笨拙,因為那個名詞被所謂的宗教人士所腐化了,他們在它上面加進了性的色彩。那個名詞已經變成帶有性的味道,因此人們變得害怕。每一個人都有防備,不要被觸摸,除非他允許。目前在西方,他們發展到另外一個極端。觸摸和按摩已經變成性的,如此一來,按摩只是一種掩護,其真正的目的是性。然而,事實上,觸摸和按摩都不是性的,它們是愛的功能。當愛從它的高處掉下來,它就變成性,然後它就變得很醜。

  所以,要帶著祈禱的心境。當你去觸摸一個人的身體時要帶著祈禱的心境,就好像神本身在那堙A而你在服侍它。用所有的能量來流動。每當你看到身體在流動,而能量創造出一個新的和諧的形式,你就會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喜悅,你將會進入很深的靜心。

  當你在按摩的時候,要專注於按摩,不要想其它的事情,因為那些是分心。要把你的能量放在你的手和手指頭上面,就好像你的整個人、整個靈魂都在那堙A不要讓它成為只是身體的碰觸,你的整個靈魂要進入對方的身體,穿透它,使對方的各個部份都放鬆下來,連深處的部份也放鬆下來,使它成為一種遊戲,不要把它當成一種工作,使它成為一種樂趣,笑,同時也讓對方笑。

  按摩是跟別人身體的能量達到一種和諧的關係,感覺對方的身體在哪裡有缺失,感覺對方身體的哪一部份不完整,而使它變完整……幫助身體的能量,使它不再是片片斷斷的,不再是互相矛盾的。當身體的能量變得比較調順而變成一個管弦樂隊,你就成功了。

  所以,對人的身體要帶著一顆非常崇敬的心,它是神所居住的地方,它是神的廟,所以要帶著很深的崇敬和祈禱去學習你的藝術,它是你所學習的最偉大的事情之一。

  

第二個問題:

  什麼是治療性的觸摸?

  只要將你的手放在那個人需要的部份。如果一個人有頭痛,那麼就將你的手放在他的頭上,閉起你的眼睛,開始感覺你的能量從手中流出,你的手會覺得有些刺痛的感覺,它們會變成帶電的,或者如果那個人的胃部有問題,你就將你的手放在他的胃部,那個需要的部份必須被觸摸。如果它能夠赤裸地被觸摸,不要有衣服,那是更好的,那將會更有效,但是對需要部份的觸摸不要超過一分鐘。如果你碰觸那個需要的部份超過一分鐘,那麼有時候那個疾病會開始流向你。

  能量是一個韻律,一分鐘它會走向外部,另外一分鐘它會走向內部,所以,當你將你的手放在別人的身體上時,要呼氣,它必須跟吸氣和呼氣保持同步。當你將你的手放在他們身上,要呼氣,繼續呼氣,當你覺得你已經無法再呼氣了,那麼就將你的手拿開,然後吸氣。如果你在你的手放在別人身上時吸氣,你可能會受到那個病的影響,那個人或許會被治癒,但是你將會受苦,那是不必要的。手放下去的時候要呼氣,當開始吸氣的時候就縮手。

  

第三個問題:

  如何去治療一個害怕被觸摸的人?

  當你在治療一個人,有很多能量會流出來,如果你去觸摸,它幾乎就好像你用一條活的電線在觸摸他,他將會變得非常害怕而把門關起來,如果那個門已經被關起來,即使你繼續把能量倒進去,也不會有什麼事發生。治療不只是來自你的能量,它必須是你的能量進入到另外一個人堶惘蚥雃言L的能量。如果你的能量碰到了對方的門而彈回來,治療就不會發生。

  那就是為什麼如果一個人不信任你,你就不要去治療他,永遠不要這樣做,因為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一個人對你有懷疑,你就把他忘掉,它唯有在很深的信任之中才可能,如果你去治療一個不信任你的人,你將會變得對你自己的能量沒有信心。如果你失敗了很多次,那麼漸漸地,你將會認為:“沒有什麼事發生,我沒有能量。”事實上每一個人都有治療的能量,那是很自然的。並不是說有一些人是治療師,而其他的人不是,不,不是這樣,每一個人都是天生的治療師,他只是忘掉那個能力罷了,或者是他從來沒有使用它,或者是用在錯誤的連結上而覺得它一直都沒有效。

  所以,永遠不要用在那個挑戰你的人身上,它並不是一項挑戰。如果某人準備參與,準備跟著你走,那麼那是一個很美的經驗。所以在一開始的時候不要去觸摸,當那個人越來越放鬆的時候你去感覺……我是說感覺,不是叫你去思考。如果你覺得有一種衝動產生,想要去觸摸那個人,比方說他有胃痛或頭痛或其它症狀,你覺得去觸摸他的頭會有幫助,那麼你就去觸摸,但是首先必須讓他跟你進入同一個步調,先給一個能量的按摩,先不要觸摸到身體。

  保持大約兩英寸的距離,因為那個人身體的氛圍大約是離他的身體有六英寸。保持離開他兩、三英寸。所以就某方面來講,你是在觸摸他的能量氛圍,你並不是在觸摸他或她的肉身體,而是在觸摸他的微妙體,那就夠了。能量要穿透進去的話,那就夠了。你已經真正觸摸到他,但是他不會對它產生害怕。當你覺得那個人的參與很全然,當他的信任很盡致,而且你可以看到他跟著你在流動,你可以感覺到你的能量被吸收了,而不是被拒絕,他變成好像一塊海綿將你的能量吸收進去,那就是最佳時機,在那個最佳時機,整個能量都會散發出來而進入到最深處。

  在每一次治療之後,如果能夠洗一次澡,那是最好的,如果不可能,那麼至少要立刻洗手,並且將手甩一甩。當你的能量流入別人身上時,他或她的能量常常也會進入到你堶情A兩個人的能量會重疊在一起。有時候那個人可能非常強壯,甚至比你更強壯,有時候那個人或許並沒有很強壯,但是他的病或許非常強,所以那些疾病的震動可能會進入你而造成傷害。它們會使你變得生病或緊張。治療是好的,但是不要把你自己賠上去,那是愚蠢的,而且你也沒有辦法治療很多,遲早你將會生病,病得很重,你的身體將會變得非常混亂。

  按摩並非只是按摩,你是在分享能量,除非你有能量在你堶惇y動,否則不久你就會變得很疲倦,那麼就很危險。它所產生的並不是身體上的疲倦,身體上的疲倦並不重要,你可以吃東西、睡覺,然後那些疲倦就會消失,但按摩是一個較深的能量分享,當你在按摩別人的身體,不僅是你的身體涉入,連你的各個微妙體、兩個人的能量體和兩個人的生物血漿都會涉入。那個接受按摩的人可能會帶走你很多的生物血漿,除非你的內在一直能夠補充,除非你能夠加入源頭,否則在你做完按摩之後,能量將會變得非常發散,它或許不會立即影響到你,因為你還年輕,甚至好幾個月或好幾年,你都不會感覺到它,但是有一天你會突然覺得你垮掉了。

  所以,我的瞭解是:一個人必須先在自己身上下功夫,一個人必須變得非常非常歸於中心。當你是歸於中心的,你是不存在的,當你是歸於中心的,那個源頭就開始運作,那麼你就只是一個通道,宇宙開始流經你,那麼就沒有問題。你要分享多少能量,你就可以分享多少能量,你將會繼續得到新的能量,那麼你就不會像一潭沒有活泉的水池,你會像一口有很多活泉的井,你繼續從堶探ㄓ竷X來,而新的水又會流進來,你無法用盡它。事實上,你是將陳腐的、臭掉的水帶走,而讓新鮮和活的水進來。所以那口井將會非常高興,因為你帶走了它那老舊和停滯的水,使它如釋重負,所以,如果你的能量有在流動,那麼就沒有問題。

  所以,按摩、治療和這些現象都非常微妙,它不只是知道技巧的問題,更大的問題就是如何處於源頭,那麼就沒有問題,那麼我甚至不會去管技巧,或者你懂不懂那個技巧。你可以開始玩別人的身體,那個能量將會流動,然後會有很大的好處。但是唯有當那個幫別人按摩的人也透過它而得到好處,那才是真正的好處,那麼治療者和被治療者都會得到好處,沒有人會有所損失。

  

第四個問題:

  你認為羅浮按摩技巧(rolfing)有助於舒解身體和頭腦的緊張嗎?

  身體和頭腦一起移動,但是有時候頭腦會走在前面,會比身體來得更好,或者有時候情況會倒過來——頭腦處於比身體更糟糕的狀態。當身體和頭腦的一致性被破壞,就會有痛苦。

  當人們來到我這堙A他們的身體和頭腦是一起運作的——不管他們是處於什麼樣的狀態。如果他們是痛苦的,那麼身體就會去適應那個痛苦,如果他們是快樂的,那麼身體就會去適應那個快樂。當他們開始靜心,那個調整就會鬆掉,因為頭腦開始成長,但是身體已經被調整成去適應舊有的頭腦,而那個頭腦已經走掉了,所以身體感到失落。身體並沒有太多的聰明才智,它是一個運作機構,它非常緩慢,但是它會漸漸跟隨,在這個時候,羅浮按摩是有幫助的。

  羅浮按摩只是使你的組織鬆開來。在身體的某些部份,那個肌肉組織會變成某種形狀。如果某人一直在擔心,那麼身體上的某些肌肉就會去適應那個擔心。然後那個擔心或許會消失,但是那個肌肉組織的狀態仍然保持,它將會覺得沉重或痛苦。它的功能已經不復存在,但是身體不知道要如何化解它。如果你什麼事都不做,它也會漸漸化解,但是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為什麼要等待呢?

  透過羅浮按摩,它可以被化解。那個肌肉組織的異常狀態會消失,你將會覺得身體變得很新鮮,幾乎就好像你在頭腦的感覺一樣,那麼就有一種新的調整會再度產生——那是一個更高的階段。

  一定會有疼痛,真的很痛,因為整個過去都累積在身體上,那個肌肉組織必須被融解,在身體堶惘A度被吸收,那個再吸收會產生疼痛,但那是值得的。

  

第五個問題:

  你認為在我自己身上開始做生物能治療好嗎?

  生物能治療是正確的方向之一。它還不完整,它還不是一套完整的生命哲學,但是它走在正確的路線上。身體是基礎,在你開始對頭腦下任何功夫之前,需要在身體下很多功夫,然後在你可以開始對靈魂下功夫之前,需要在頭腦下很多功夫。所以它是正確的基礎工作,從生物能開始是正確的開始。如果那個開始是對的,一半的工作就完成了,那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要記住,它並不是全部。你可以以它作為開始,但是你不應該以它作為結束,這一點必須被記住,否則你會在那娷集擗l。

  身體並不是全部,人類的頭腦傾向于成為極端主義者,基督教是反身體的,它創造出所有反生命的態度,然後那個鐘擺就走到另外一個極端。佛洛依德、威爾罕姆雷克和其他的人開始過份走向那個被拒絕的部份,所以,在西方,身體是被拒絕的部份。基督教從來沒有接受身體,它一直都遭到詛咒,但是現在,由於過度反應,一個人可能會變得非常執著於身體,以致於忘掉某種比身體更高而且是駐在你堶悸漯F西。身體是靈魂的房子,那個房子不應該被遺忘,不應該被忽視,必須對它照顧備至,但房子終究只是房子,不要忘了房子的主人,所以,在剛開始的時候生物能是好的,但是它不可以成為終點。

  

第六個問題:

  透過靜心,我的身體變得更活,我要如何來使用這些新的能量?

  如果靜心做得正確的話,它一直都會使你變得更活、更有愛心,它能夠給你能量、熱情和生命,所以不要去阻礙它。一旦你開始去阻礙某些能量,障礙就產生了。現在那個能量在流動,所以要讓它流動,跟著它走,不管它流到那堙A你要信任它。那就是信任的意義:信任你的能量。如果對愛的渴望產生,那麼就進入愛,不要害怕。恐懼將會出現,因為愛需要很多勇氣。它將會引導你走進涉入和承諾,並且進入未知的途徑,它一直都是危險生活的開始。

  所以,很自然地,將會有恐懼存在,但是不要聽命於恐懼,不要去管它而進入愛,不論付出什麼代價。當愛開始在你堶捲ㄔ矷A展開它的能量,那是要拿出勇氣的時候。要冒險,唯有如此,才會有越來越多的生命發生在你身上。如果你退縮,如果你阻礙了你的能量,同樣的那些能量將會凍結起來。

  那就是做生物能的人一直在摧毀的,他們一直在摧毀那個圍繞在你周圍石頭般的盔甲。你想要愛,但是不知道怎樣,你卻阻礙了它。那個要向外流的能量無法回到源頭,它沒有路可以往回走。如果你想要生氣,而且那個能量已經來到你的手中想要去打那個人,然後你沒有打而繼續笑,那個能量將會滯留在手中,它無法往回走,沒有路可以讓它往回走。那個能量將會變成手上的一個重擔,它將會摧毀那雙手的美和優雅,它將會使你的手變成死的。

  所以每當有一股能量產生,你就要跟著它走。如果它可能對別人構成危險,比方說它是憤怒,那麼你就進入你自己的房間去打枕頭,總是要做些一什麼來發洩你的怒氣,但是不需要傷害到別人,不要對任何人施以暴力,但是你可以對枕頭施以暴力。你的能量將會被釋放掉,然後你會感覺到新鮮的能量在流動,永遠不要留住任何能量。

  當你將能量給生命,生命就會繼續將能量給你,這就是內在的生態學。能量順著一個圓圈在流動。生命將能量給你,你又將它給回去,生命給你越多,你就給它越多,那個循環會繼續,它就好像河流流入大海,然後蒸發變成雲,之後在山上下雨,而後又再度納入河流,流向大海,那個循環會一直繼續下去,沒有任何阻礙。

  

第七個問題:

  有一種新近發展出來的治療法叫作顏色光灸(colourpuncture),根據你的瞭解,它的價值如何?

  這種顏色光灸完全正確。顏色會影響身體,將它理出頭緒是很棒的。那個發展出顏色光灸的彼得孟代爾(Peter Mandel)做了一件偉大的工作。用他的方法你無法改變一個人的本性,但是你可以改變頭腦、情緒和身體。如果一個人以這樣的方式來清理,那是好的,那麼靜心就會變得很容易。因為這些難題在阻礙靜心。

 

第八個問題:

  太極拳是如何在運作?

  氣就是能量。那整個觀念就是:固體性是虛假的,現代的物理學也發現了這一點。這些牆壁並不是真實的,它只是純粹的能量,由於電子的移動速度非常快,以致於你看不出它們分別的存在,所以它給予一種固體性的感覺,你身體的狀態也是一樣。目前現代的物理學所知道的,道家在好幾千年前就知道了——人是能量。

  據說太極拳的師父會叫他的門徒來攻擊他,而他就坐在中間。有五到十個門徒分別從房間的各個角落衝上來攻擊他,但是當他們靠近他,他們就會覺得他好像是一片雲,沒有固體的東西……好像你可以經過他而不會遭到任何阻礙。如果你繼續持有你就是能量這個概念,要變成好像是一片雲,沒有界線,跟存在融合在一起,那是可能的。這個傳說並非只是一個傳說。對一個深入太極拳的人而言,當你碰到他,你將不會碰到任何阻礙,你可以就這樣通過他。你無法傷害到他,因為他不在那媗你傷害。

  

第九個問題:

  我發現在我所參加的接觸團體堙A某些情緒會帶出憤怒,我可以瞭解如何用太極拳的道理來愛,但是像痛苦和恐懼這樣的事我就接觸不到。

  太極拳的道理可以使用在很多很多事情上面,它也可以用在你所說的這件事,因為身體的每一個動作都可能跟情緒有關。因此它們才被稱為emotions(情緒)因為它們跟身體的motions(動作)有連結,每一個情緒都跟身體某一個特定的姿勢有關,它們之間有某種對等的關係。

  當你在生氣,你的眼神會變成某一個樣子,你的手會表現出某一種姿勢,你的牙齒會展現出某種能量,你的上下顎會變得更具有侵略性,你準備受摧毀、要侵略。那個能量會累積在手和牙齒,因為當人以前是一隻動物的時候,那就是生氣的唯一方式。現在的動物依然是用它們的牙齒和它們的爪來生氣,而我們仍然攜帶著那個運作機構。

  如果你試著不要用你的手、牙齒和眼睛來生氣,你將會處於一種幾乎不可能的狀態,你會變得無法生氣。身體上那個特定的姿勢是必要的。至於哪一個在先,哪一個在後,那就很難說了。它就好像是在說:“先有雞還是先有蛋?”是恐懼先出現然後才有恐懼的姿勢,還是那個姿勢先出現然後才有恐懼?它們兩者是一起來的,它們是同時發生的。

  你可以做出它……但是太極拳的師父將不會有太大的幫助,因為他們並沒有以那樣的方式來使用太極拳。太極拳有很多潛力是以前從來沒有被使用過的。事實上,太極拳是被用來壓抑,而不是被用來表達的。

  就某方面而言,所有東方的技巧都是壓抑性的。不是表達你的憤怒、你的悲傷或是你的負向性,那個技巧是以這樣的一個方式來形成的,使你能夠非常非常禮貌地說服它們進入無意識、進入地下室。所以,太極拳的師父沒有辦法有太多的幫助……但是你可以自己將它做出來。向他們學習太極拳,但是之後你可以以一種非常發洩的方式將它做出來,你可以透過太極拳的動作將那些負面的情緒丟出來,它們是可以被丟出來的。你可以去發展那件事,它也可以幫助別人,它可以變成太極拳堶惜@個新的層面。我一直在想,有時候太極拳的那個層面必須被發展出來,它目前並不存在。

  所以,不要去談論它,否則他們會說不可以……因為東方非常因襲傳統。他們有某種用法,多少年代以來,他們一直都是這樣在使用它,它已經變得非常固定,他們甚至不去探討新的可能性。印度瑜伽的情形也是一樣,它已經變成一種僵化的科學,三千年以來,一點發展都沒有。太極拳的情形也是一樣:三千年以來一點發展都沒有。它一直停留在三千年以前的情況……就好像那三千年根本就沒有經過一樣。

  東方非常傳統,一旦他們發現某件事有效,他們就只以那種方式來使用它。西方很會去探索,因此西方能夠從牛車發展到太空科技。東方沒有辦法,東方仍然在使用牛車——同樣的牛車!那個牛車跟佛陀時代的牛車是一樣的,跟派坦加利時代的牛車是一樣的,跟老子時代的牛車也是一樣的,東方一直在使用同樣的牛車。

  

第十個問題:

  如何使用太極拳的動作來發洩?

  只要站著,將你的能量保留在丹田,專注在丹田,然後你覺得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比方說,如果它是憤怒,那麼你就去感覺那個能量從丹田升起,使那個憤怒的形式變成好像火焰一樣,散佈到整個身體,然後放鬆,讓身體隨著那些火焰移動,你會發現那個動作開始發生,自發性地發生。

  所以,就好像火焰一樣,如果你想到憤怒,那麼就去想火焰。

  然後你觀照著那些動作,並且隨著那個能量去移動嗎?

  是的,你隨著那個能量去移動。找出那個能量,隨著那個能量去走,讓那個能量形成它自己的姿勢,然後開始動起來。

  漸漸試驗之後,你就能夠把那個動作固定下來,所以,每當你想到憤怒的時候,這些動作就會出現,每當你想到火焰在你堶惜W升,形成一個形狀,那麼這些動作就會發生。先用憤怒來嘗試幾天,把你的動作確定下來,然後再去嘗試其它的事——悲傷、恨或嫉妒——但是記住不要將它們混在一起。如果你用憤怒來嘗試,那麼用三個星期的時間就只是嘗試憤怒,使它固定下來。由於它已經非常固定,所以你可以教別人做同樣的動作,如果他去做那個動作,他也會突然覺得憤怒在他堶捲ㄔ矷A然後被丟出來,你瞭解我的意思嗎?

  當你把憤怒的動作模式固定下來之後,你就可以再去嘗試其它的,不論是你的哪一種負面情緒,你都可以找出那個動作……

  

第十一個問題:

  在太極拳堶情A有某些形式需要花上一個小時,它們有很多很多動作,當你能夠將各個部份分開而連結在一起,你是不是就可以讓它出來?

  是的,讓它出來,讓它融入宇宙,不要作成一個圓圈,不要將它納入,要讓它出來,它會進入存在,然後消失……你將它倒入存在。

  

第十二個問題:

  太極拳也可以靜靜地做嗎?

  是的,你可以靜靜地做……你可以找出你自己的方式。

  這些科學——太極拳、瑜伽、以及諸如此類的東西——是藝術,而不是真正的科學,每一個人都可以在它堶悸惜@玩而找出他們自己的方式。一個人必須對太極拳抱以非常非常自由的態度,它們並不是非常固定的東西,在它們堶惘釩雂j的自由。

  所以,你可以去學習那項藝術,然後以你自己的方式來使用它,賦予它你自己的味道,不要變成因襲傳統的跟隨者,否則它們不但不能夠幫助你,反而會束縛你。它們對你的幫助是有限的,但是如果你能夠改善它們,如果你能夠創新,那麼你就可以得到很大的好處 

摘自: 靜心與健康(下)
奧修出版社
謙達那翻譯